大师

MASTER

传播民族文化的精髓,彰显民族精神!

【大师·范长江】——长江一支笔,胜过百万兵

时间:2014-11-14   作者:大师栏目   来源:   点击: 56 字号:T | T

抗战中的范长江


范长江生于1909年,逝于1970年,四川内江人。他成长在国难中,26岁成为中国知名记者。日本的侵略和人民的苦难使他对记者职业拥有了深刻的觉悟。他以社会的问题作为问题,将新闻看作“广大群众欲知、应知而未知的重要的事实”,把自己的工作当成“为群众服务”。在范长江61年的生命里程中,当记者的时间不满20个寒暑。但他留下的财富至今熠熠生辉,耐人寻味。


纪实频道将于11月16日晚10:00播出《大师?范长江》(上集、中集)

《大师?范长江》(下集)播出时间为11月23日晚10:00。敬请收看。


《中国的西北角》

西北考察时期的范长江


1935年春天,《大公报》特约记者范长江从天津出发,经华东到四川,独身考察大西北。这一年他26岁。整整十个月,他走一路写一路。一路上,他看到的人民太苦难了。他写道:

刚到松潘的那一天,第一个酸心的印象,即是随处倒毙的死人太多。城内外大路大街上,到处有死尸。有些在城外的死尸,已经腐烂到肠肚毕露,或四肢不全,苍蝇成群附在其上,遇有人过,辄嗡然飞起……此种死人,皆为松潘一带作苦力的汉人,及贫寒之家。

促成范长江到大西北考察的直接动因,是去了解和研究红军;另一个目的是让国人了解中国的西部,因为他已看清楚抗战一旦全面爆发,西部将成为大后方。

范长江抵达四川时,红军第一、第四方面军在四川西部的懋功会师。已故新闻史专家蓝鸿文教授曾在1986年重访范长江西北考察的路线,他说:“范长江到成都以后,曾经打算直接找红军,这是个非常大胆的行动。”“但是怎么去呢?没有牵线搭桥、穿针引线的人,他就自己带着简单的行李,从新都、新繁到彭县,再往里走就是大山,他想红军肯定在大山里。”

从1935年7月到1936年4月底5月初,范长江爬雪山过草地,通过了复杂的少数民族地区,他的通讯陆续在《大公报》发表。他判断红军必将北上,甚至预测了北上途径与陕北根据地的建立。

他第一个告诉世人红军主张抗日,不是“流寇”,并在通讯中准确预测了红军的一定北上和北上的路径;他第一次提出国共两党要有平等的地位、共商抗日大计;他告诉人们“日本的侵略势力已深入”到西北,但“汉、蒙、回、藏内部并不团结”;西部将是中国抗战的后方,但西部的“封建压迫很严重”、“社会经济凋敝不堪”;他让国人知道了遥远的中国西部的真实情形,也让国人感受到“亡国灭种之祸迫在眉睫”。

他行进在中国的大西北,是有方向的。他写的每篇文章都有他的主张,每篇文章也都体现了他在国难中寻找到的方向。1936年8月,范长江撰写的“西北通讯”以《中国的西北角》为名结集出版,“未及一月,数千部已售罄”,后来的一年内九次再版,为民国出版史上少有。

《中国的西北角》初版广告


报道“西安事变”真相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兵谏蒋介石,要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西安事变”震动国人。但“不久,张学良又亲自送蒋介石回南京,使局外人莫名其妙”。此后的两个月,围绕事变的猜测此起彼伏。

这时,身为《大公报》记者的范长江正在长城外报道绥远抗战。傅作义告诉他,“西安事变有中共代表参加,释放蒋介石是中共的主张”。而蒋“追剿”共产党多年,这很耐人寻味。于是,范长江果断终止了在绥远前线的采访,没征得《大公报》允许,即从绥远绕到西安,探寻“西安事变”真相。

范长将辗转找到杨虎城将军,并在杨公馆见到周恩来。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见到共产党人。周恩来介绍了西安事变的经过和共产党人的主张;范长江则提出希望立即访问延安。

1937年2月9日下午,范长江抵达延安,10日早上即匆匆返回西安,又从西安飞上海。晚上从机场到编辑部,范长将立刻连夜疾书《动荡中之西北大局》一文,要赶在第二天国民党三中全会开幕之前见报。

1937年2月15日,国民党三中全会开幕。下午,报纸从上海运到南京。与会人员读后十分震惊:范长江的报道与蒋介石讲的大不同。蒋介石既没提到中共主张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也没有提到他自己口头答应的同意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条件。蒙蔽两个多月的西安事变真相被揭开。

范长江是第一位到延安采访的国统区记者。虽然他在延安只停留了十多个小时,但这是范长江人生中至关重要的十个小时。离开时,他说,“中国的出路,在我来说,是找到了。”


领导“青记”

范长江(右二)与“青记”同仁在重庆轰炸后的废墟上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11月8日,“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协会”(简称“青记”)成立大会在上海南京饭店召开, 与会者15人。范长江是组织者和主要领导者之一。“青记”就是后来“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的前身。“青记”成立的第4天,上海沦陷。60多年后的2000年,每年“青记”成立的这一天由国家正式定为“中国记者节”。

全面抗战后,取得的最大战果的是台儿庄会战。1938年四月初,前线聚集了几十名各地来的记者。尽管前线条件很艰苦,但范长江与“青记”同仁们,总有办法先人一步向后方发回新闻。范长江长子、《范长江与“青记”》一书主编范苏苏说:“大家都很惊讶,《大公报》的新闻特别快,哪儿发生了战斗第二天就见报,实际上就是编辑主任王芸生晚上都不睡觉,等我爸爸的电话,夜里十二点、一点就在编辑部里头等前方的消息,我爸爸就借用军用电话口述稿件,然后被王芸生先生记下来以后,直接就送印刷厂了。”

在一场全民族的抗战中,新闻,显现出前所未有的力量。台儿庄日军主力师团被击溃的消息,在全国大城市的报纸转载,巩固了中国军民的抗日信心。新闻界传出这样的话:长江的一支笔,胜过百万兵。

从1937年到1939年这三年时间,“青记”这个联合进步记者的年轻组织,从二十几人发展到上千人,32个分支机构。


创办国新社

淞沪抗战,中国军队三个月伤亡25万,战场如同血肉磨盘。但淞沪抗战一年后,蒋介石提出“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专制纲领,反对各党派民主团结。范长江为《大公报》写了一篇《抗战中的党派问题》的社论,反对这“三个一”。但付印前,稿件被社长张季鸾扣压。张季鸾说:你是《大公报》的人,要以《大公报》的意见为意见;范长江反驳:我是中国人,我要以中国大多数人的意见为意见。

当年从西北归来,范长江曾请教《大公报》总经理胡政之,“如何做才对得起我的职务”?胡政之答:“作新闻记者最重要的是诚”。范长江将这“一字真传”视为新闻工作的法则。但这一次,传授他“一字真传”的老报人胡政之也没有支持他。

国际新闻社社员名册录(1939年11月)

范长江告别了《大公报》,与胡愈之等合作,在长沙创办“国际新闻社”。“国新社”是以“青记”记者为骨干的民间通讯社。范长江任社长。

但“国新社”创办一个月,长沙失守。“国新社”迁往桂林,并在在战争的硝烟中成长。除了桂林外,重庆、香港也建立了办事处和分社。其中,“国新社”重庆办事处在日军轰炸中坚持了两年。

抗战期间,中国涌现了一大批著名的青年记者,他们中的很多人是“国新社”培养起来的。在保留至今的一份“国新社”成员名单中,有这样的名字:孟秋江、陆诒、邱岗、胡绳、李葆华、李庄、宋平、廖沫沙、黄仁宇……

当年国新社的年轻记者于友回忆:“我印象中,范长江很会跟我们这些年轻人打成一片。他爱一些人,但是他不爱有一些人——奴才他不爱。奴才是净说假话他不爱,奴才是不适于做人民的新闻工作者。

范长江在《怎样学做新闻记者》中,写道:“除了到达真正以广大人民为基础的民主政治时代以外,世界上当权的人没有不讨厌代表人民讲话的。然而这个社会正需要无数有操守的记者代表人民的利益而奋斗。

经过这一代记者的努力,中国的新闻体裁完全成熟了。

范长江手迹:为中华民族之独立与自由而呼号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