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编辑室

DOCUCMENTARY

记录当代中国前进的轨迹和中国人的生活变迁

那些擦肩而过的人,就此消散在各自的拼图中

时间:2017-11-09   作者:   来源: 字号:T | T

上海纪实频道

《纪录片编辑室·72小时》

每周三19:30 播出


为你呈现

《72小时》的人生故事


便利店给人安全舒适的城市印象,日夜不息的节奏中,许多店铺也将营业时间匹配到7×24,我们挑选了上海市中心华东医院对面的便利店,截取72小时纪录了人们的生活片段。




有太多的意想不到,这正是生活的样貌。


人在宇宙中是那么渺小,但在每个家庭里,却是无可取代。


1

这是我们的第一个采访者,他们是福建人,在上海生活已有十几年,今年夏天,夫妻两人去云南旅行,没想到高原反应诱发了丈夫的脑部动脉瘤破裂。

此时,他们一家人坐在便利店的窗边,有说有笑的情景,我们已预知了故事的结果,丈夫在当地做的紧急手术十分顺利,回到上海后继续恢复性治疗。

让我们有点意外的是,他们今年刚大学毕业的女儿,本来已经通过了工作面试,父亲的突发状况,母亲的压力,她决定暂缓工作,陪在家人的身边,一家人一起渡过难关。





2

傍晚十分,他独自走进店里,只买了一个方便面,看起来心情沉重。

我在他对面坐下,他说今天刚到华东医院,是母亲病了,卵巢癌晚期,在老家山东枣庄做了手术,医生又给缝上了。

他们在网上查到上海中山医院一位专家有好的治疗方案,于是坐了9个小时的救护车来到上海,那是4天前了,没想到中山医院一直没有空余床位,这些天他们陪着母亲住在旅馆里。

听着他的叙述,感到一阵阵的揪心,也说不出安慰的话,我问他和母亲的感情很好吧,他点点头,他说只要有一点希望,都要试试,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睛。




3

妻子挽着穿病号服的丈夫来到了店里,没想到他们刚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

纪先生平时工作繁忙常常出差,上个月去西安工作时突感头痛欲裂,身体也逐渐失去意识,他用最后一点力气打了电话给上海的妻子,妻子连夜赶到他的身边,被告知丈夫是脑溢血情况危急已转入重症病房。

她知道自己的安慰对丈夫十分重要,再三恳请下,才被允许短暂探望。回想起当时的心情,她仍心有余悸。

结婚八年,有一个孩子,平日的生活都已成为习惯,这次危难突袭,带来很大的触动,日常的普通生活在那一刻显得弥足珍贵,这才了解到,“没什么比爱人可以健健康康的在身边更重要,他是最重要的。”



每个人的心里都牵挂着一个人吧,然而被牵挂的那个人也许并不知晓。


4
清晨5点半,天刚亮,便利店就开始忙碌起来了,原来6点的店内和中午12点有一样多的人。

接近8点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位老奶奶一个人坐了很久,直到她要离开时,我才上前与她说话。

奶奶今年83岁,每天都会来这里等附近工作的孙女一起吃早餐,那是她最喜爱的一个孩子,那天孙女并没有来。

附近的公交车站正好连接着家和证券中心,所以这个便利店就成了奶奶和孙女见面的最佳地点。她每天早上在这里与孙女会面后,再坐车去证券中心待上一天。

拍摄的三天里,我们遇见奶奶2次,都是独自一人。心里牵挂着一个人也是幸福的吧。




5

我们遇见他两次,第一次是他和姐夫来店里匆匆吃晚饭,并说起医院里昏迷的父亲,必须要赶回去守在父亲身边自己才安心。

第二次是他来店里选耳机,他说病房的夜晚太漫长,睡不着的时候可以听听音乐看看手机,那天我们才得以多聊几句。

他说起了自己的父亲,因为踩到一枚锈铁钉感染了破伤风,又出于不想给子女添麻烦便一直没有提起自己的不适,直到状况越来越遭,去医院做全身检查时医生发现脚部的伤口,才找到病因,那时父亲体内的毒素已经爆发。

他说父亲的一生经历过太多苦难,早已习惯了自己默默地扛着,那一代人大多如此。虽然一直是责怪的口气,我却感受到他对父亲满满的爱和牵挂。



我们都有困境和难题要去面对,乐观与勇气可以把“坏蛋”击退。


6
他在去年10月查出肺癌,已是晚期。而此刻,我们掠过了这一年中可以想象和无法想象的部分,他说起自己热爱的足球,眼里闪着光。

他说:“现在的每一天都是赚的。”

我想给他鼓励和支持,便说:“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可是这句话说得结结巴巴,因为心里忐忑不安,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如何过得开心。

后来和朋友说起这件心事,朋友讲,梦想是无任何拘束的,生命的长度,宇宙的宽度都不能限制它。






7
医护人员也是需要人来心疼的呢。

凌晨的便利店内,仍有医护人员和病人家属的身影。半夜11点过后,值夜班的护士们会来买一些吃的,准备一个通宵的工作,凌晨12点到早上8点。

也有刚做完手术的医生,黑着眼圈来买面包,他说手术太多,晚上7点才排上,4个小时就已经半夜了,明天还有全日门诊,晚上不准备回家了。

还有一位外科医生,拍摄三天里,我们就遇见他两次,一次是3个手术后,他来买可乐。他说累的时候,什么都不吃不下。第二次是半夜12点,他来买酸奶,那晚是在病房值夜班。



总觉得时间和生活对他们更为严厉,他们是被挑选出来的守护者,所以有比我们更强韧的力量吧,在脆弱的生命面前,我们又成为一个阵营的伙伴,一起击退那些“坏蛋”。


8
便利店也有与医院无关的人。

开着大卡车的送货师傅,每天一个人要搬500箱饮料,放暑假的儿子喜欢坐在副驾驶,陪着他工作到深夜。




一起开咖啡店的小姐妹,下班后就来这家便利店稍坐片刻,再各自叫车回家。



凌晨3点,有刚下班的年轻DJ 和音乐创作人,也有赶着去工作的面包师。






8月底完成了“街角便利店”的拍摄。

我本以为这里依然每天都会有擦家而过的陌生人,他们藏着自己的故事默不出声。

本以为每天都会遇见送货师傅,值夜班的医生护士。

本以为哪天就能碰到奶奶和孙女在这里吃早餐。

然而生活哪里是我们可以想象的呢!



这家便利店已与2017年10月31日结束营业,听说是租约到期,或是大楼要装修。那些擦肩而过的人也许就此消散在各自的拼图中。


采访中有一位是第一次从澳洲来上海出差的华人,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当我告知她我们相遇的便利店关闭后,她回复的信件中这样写道:


“真没想到那间店竟然要结束营业了!缘份真的很奇妙,而城市的变化也快到如果没有留下影像纪录,在瞬息万变的时间洪流中,许多的地景记忆终将随著人的退场而一并消逝。”




这个意外的情节让我们曾经在便利店短暂停留的72小时,都蒙上一层“戏剧”气氛。


非常感谢接受我们采访的人们,感谢你们与我的分享。


我们曾在同一个时空中相遇了几分钟,再一次去往别处时,你并不孤单,因为我们不再是陌生人。


(文 | 本集导演:苏蕾)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