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

MASTER

传播民族文化的精髓,彰显民族精神!

【大师】朱自清:匆匆而去,背影长留。

时间:2018-01-04   作者:   来源: 字号:T | T

12月31日 19:30

《朱自清》()、(

1月7日 19:30

《朱自清》(

上海纪实频道 播出




南京,浦口车站。


这里曾经是一个车站。在过去的百年里,它迎送过无数南来北往的人。


90多年前,一位老父亲在这里送儿子,拳拳之心,留下了一个背影。 一个年轻的儿子则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了名篇,温暖了几代中国人。


如今,留下《背影》的朱自清,也早已成了历史的背影,但这是百年中国一个怎样的背影呢?

 


朱自清对父亲的感情是很复杂的。


六岁时,朱自清随做官的父亲迁到古城扬州。他被送进私塾。   


少时的朱自清是在父亲严厉的目光中度过的。常是吃了晚饭,父亲一边喝酒,一边吟着朱自清的作文,看到老师给了好评,父亲就点头喝酒,顺手还奖给儿子几粒花生米。若是看到评语不好,字句被删去太多,就会忍不住斥责,一把将卷子扔进炉膛。



朱自清父母


没几年,朱家便败落了。朱家子弟靠举债读书。

 

1916年,朱自清考入了北京大学预科。


那时的他整天埋头苦读。“胖胖的,壮壮的,个子不高却很结实”。不大喜欢说话,是朱自清留给同学的印象。

 


朱自清


一年严冬,祖母病逝。朱自清回家奔丧,看到的是“败家的凶惨”,“和一年来骨肉间的仇视。” 因为姨太间的纷争,父亲遭人举告,最后连一个烟酒公卖局的差事也丢了。


大概是为了和父亲划清界限,就在祖母去世的这一年,他将父亲为他取的 “自华”改成了“自清”。


祖母的丧事照例是借债办的。料理完丧事,父子俩一同离家。朱自清回北京读书,父亲则是去徐州谋生活。在南京的火车站,他们俩分手告别。




发生在1917年的这一别,经过整整八年的埋藏,在朱自清自己也有了四个儿女之后,父亲的种种,化成了《背影》的文字: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


《背影》发表后,朱自清就把作品从北京寄到扬州的家中,父亲看了这篇文章,感动的不得了,流泪了,然后跑上楼,告诉朱自清的妈妈,然后读给朱自清的妈妈听。

 

 

1920年,朱自清毕业。原本想去西方留学,但囊中羞涩,留学的想法似乎遥不可及。后由当时的北大代理校长蒋梦麟推荐,朱自清去了浙一师当国文老师。



浙江省立第一中学校


然而,在此后军阀混战的五年里,他频频辞职,流转了五六个学校。工作做得并不顺利,生活也是困顿的,好在朱自清有文学相伴。

 

奔波流离的这五年,岁月流逝、世事沧桑,朱自清都留在了纸上: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1921年 朱自清在中国公学


“只为家贫成聚散。”在这五年里,他常是先到一处,等到落下脚后,才将妻儿接到身旁,而在他后来并不漫长的生命里,这几乎成了一种常态:无论身在何处,家似乎总是不完整的。


“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在千门万户的世界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只有徘徊罢了,只有匆匆罢了;在八千多日的匆匆里,除徘徊外,又剩些什么呢?……我赤裸裸来到这世界,转眼间也将赤裸裸的回去罢?”

 


1947年 朱自清与家人在清华


即使这样,他仍然对学生说:不要“时时回顾从前的黄金时代”,也不要“时时等待着将来的奇迹”,更不能及时行乐;现在“是最可努力的地方,是我们最能管的地方,因为是最能管的,所以是最可爱的”。


1922年,在台州中学教书时,朱自清写了《毁灭》一诗:


从此我不再仰眼看青天,

不再低头对白水,

只谨慎着我双双的脚步;

我要一步步踏在泥土上,

打上深深的脚印!

 

俞平伯说:他不求高远只爱平实;他不贵空想,只重行力;他承认无论怎样的伟大都只是在一言一语一饮一食下工夫”。因此,《毁灭》便是生长。

 


1925年,由俞平伯介绍,朱自清接到了清华大学的聘书。他再次告别了家人,匆匆北上。也就是这一年,他写了《背影》。

 

1927年,他又写了《荷塘月色》。

 



他的文风是谈话式的,常是直抒胸臆,简单明了;他的文字很浅显、直白,即使是小学生也都能读懂。有后人就因为在朱自清的文章中找不到所期望的那种“思想”,而讥笑朱自清的文章是小学生作文。对此,朱自清早就做了说明:“能够在作品中充分表现自己的,便是永久的。”


朱自清曾说,他的散文可以分两类,一种是有意为之的,如《荷塘月色》,另一种是自然流露的,如《背影》,只是意在表现自己。



或许是《荷塘月色》写得太雍容、唯美了,以至于今天的人们,对它有着多样的解读。但无论是哪一种说法,都不能否认这是朱自清送给中学生的一份特殊礼物。


从20年代开始一直到今天,中国中学语文教学教材中几乎都有他的作品,这个并不是偶然的,而是他非常自觉的努力。


朱自清始终用他的文字,做更为广大的教育——让更多的学子感受中国语言的优美,感受文学所能表达的情怀。

 

当老友叶圣陶在南方写文章,开书店,“润物细无声”地编语文教材时,朱自清则在清华园里,以自己的创作为他供稿;当白马湖的同仁办开明书店的时候,朱自清和他们一起为中学生编写教材。



叶圣陶编撰的《中学生》教材读本


那篇著名的《春》就是其中之一。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长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


今天,我们仍然能在《春》中,触摸春的温度,闻吸春的气息,感受春天里生命的力量。

 

他主张文章语言要像“行云流水”一般自然,“不注重一千一万,而注重一毫一厘”, “于一言一动之微,一沙一石之细,都不轻轻放过”,“于人们忽略的地方,加倍地描写,使你于平常身历之境,也会有惊异之感”。

 


朱自清的散文有很大的实验性,每篇写作都有很明确的试验目的,如何抒情,如何叙事,如何创造一个现代中国的文学语言,一个可以和文言文相比美的、至少不弱于他的、他的长处我也有的现代文学语言。

  

1929年,朱自清在清华开了一门新课——中国新文学研究。系统梳理总结自文学革命以来新文学的成就。这打破了中文系教学设置的旧格局。


当朱自清在清华开设新文学研究课程的时候,从五四新文化孕育而生的新文学也走过了十年,这是一个百花齐放、硕果累累的十年。他把当时文坛上的许多文学现象、文学流派、文学论争,都做了很详细的介绍,把当下的文学,像鲁迅、茅盾、郭沫若等人的作品,直接介绍给学生。



朱自清《新文学研究课程纲要》


是朱自清的努力,使五四以来的新文学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这也是今天各个大学现代文学课程的源头。

 

朱自清说:“一国的语言和文学反映着民族的过去和现在,这是文化的一部分。” “一个人不能离开语言而生活,而文学是记录生活的语言。”“普及的工作就是要恢复一般人对于语言和文学的兴趣,让他们觉得这是生活的必需,如水与火似的。” 

 

 

1931年8月,朱自清起程游学欧洲。一年后,从欧洲游学归来的朱自清担任了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主任。



1932年 朱自清在英国伦敦


此时,正值全面抗战时期,国难中,朱自清把挖掘普及中国文化历史的遗产当作了自己的责任。


1939年10月,新学年开始了。西南联大中文系主任朱自清登台讲授“宋诗”,他的授课照例认真严格,学生照例要背默研读。学生们在日本人的轰炸声中,感受唐诗与宋诗的差异。


1942年,贫病中的朱自清开设了“文辞研究”。这门研究先秦散文的课程很深奥。台下听课的学生只有王瑶,季镇淮,但他照例准点到课。讲得十分用力,宛如面对满堂的学生。


抗战年间,有学生问他,中国社会这么乱,以后怎么办?朱自清说道:谁让你是中国人呢?你该做什么还做什么,你得守住自己的岗位,并且加倍努力去做。守住自己的岗位,并且努力去做,这几乎是融入朱自清血液的一种本能的反应。

 


到抗战胜利时,由于常年的贫困和拼命,朱自清已一身重病。


当学生吴组缃见到了久别的老师竟是风烛残年:他憔悴和萎弱……他的眼睛可怜地眨动着,黑珠作晦暗色,白珠黄黝黝的,眼角的红肉球凸露了出来;他在凳上正襟危坐着,一言一动都使人觉得他很吃力。


他常在课堂上大吐酸水。学生不得不把他送回家休息。过了两天,他又勉强去上课了。



朱自清与清华中文系师生


朱自清拼命工作。体重从45公斤降到了39公斤。头发花白的脑袋架在瘦削的双肩上,显得格外的大。


他羸弱的身体已经难以支持了,但他还努力完成着超负荷的工作量,其中包括为亡友闻一多编撰全集。这成了他余生的大事,常常为一篇文章,一封书信,甚至一句话而四处求证。


整理完成后,7月15日上午,朱自清抱病在全集编辑委员会会议,报告了整理的经过。



十多天后,朱自清被送进了医院。


女作家冰心来看望,他很高兴,打起精神问道:“《黄河》还在继续出版吗?我病好了,一定给你写文章。”


然而不久,病情突然恶化。


1948年8月12日,朱自清走了。

 



朱自清说过,“我是大时代的一名小卒,是个平凡不过的人。”


但他的为人和作品,他的虔敬不苟,他做事的诚恳无伪,对于今天的我们似乎都拥有一种默示的力量。

 

“匆匆而去,背影长留”。

 

 



12月31日 19:30

《朱自清》()、(

1月7日 19:30

《朱自清》(

上海纪实频道 播出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