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编辑室

DOCUCMENTARY

记录当代中国前进的轨迹和中国人的生活变迁

《我为股票狂》编导手记:从狂欢到沉默

时间:2015-08-21   作者:   来源:   点击: 223 字号:T | T

从狂欢到沉默

——《我为股票狂》编导手记

作者:张佳凝

从今年4月份开始,我渐渐发现,身边的人们都在炒股。连那些根本不懂市场,甚至股票软件都用不熟练的阿姨妈妈们,都在大呼刚买了一支股票,就是一个涨停板,一天赚了几千块钱。已经几年不看股票的朋友,又把账号激活了,取出几十万积蓄,全部投入股市。我问他“你不是说过再也不投钱进股市了吗?”,他说“这次不一样,我有消息。”一下子好像好多人都有“消息”,而且还都挺准的,照着“消息”买,果然都涨了。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炒股热潮。领导说:“现在股市这么火,你去拍一个吧。”




2015年5月,我去见了我的第一位拍摄对象。他叫李祖耀,70岁的上海伢叔,住在一幢老式公寓的顶楼。第一次去他家的那一天,下着大雨,雨水顺着房檐滴到通往他家的走廊过道上,地面特别滑。这个窄小的过道,倒是个不错的观景平台,不远处就是陆家嘴冲破云霄的高楼大厦。




2010年,当时拥有十年股龄的老李许下诺言:3年资产翻倍,十年资产加个零,达到千万。老李正一天天地向自己的目标努力着,正好又赢来了今年这全民狂欢的牛市,他自信,他傲娇,因为一切都按他设想进行着。老李的投资理念大致可以概括为,不怕跌,越跌越买,买了放着,等它涨。




有一支股票,他老人家等了七年,终于涨回来了。在这牛市里,他早前花一点点钱买的便宜股票,都像坐了火箭一样飞涨上去,老李正在享受数钱的快感。我问他,现在涨得这么厉害,按您的理论,是不是该抛了?他说,不着急,抛要一点点抛,不能全抛,因为全抛了就看不到后面的风景了。




第一天拍摄结束时,老李喜滋滋地告诉我,一个上午他赚了27万。我说,您也赚了不少了,盈利已经翻倍了,为什么不换一套有电梯的房子,早点改善一下居住环境呢?他仰天大笑道:“因为我始终要养鸡生蛋。




第二位拍摄对象出场时,画风差别也是太大。



陈昶,一个“90后”“富二代”。没见他之前,就为他贴了这样两个标签。跟老李相比,小陈是位新股民,2013年底初入股市,起步资金来自母亲给的400万零用钱。与普通散户四处依靠小道消息不同,本来就从事金融行业的小陈更具专业知识,再加上牛市的天时地利,一天高达百万的收益,对小陈来说,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从五月份开始跟拍了一个月,老李和小陈就是这样每天对着电脑赚钱,于是作为导演的我开始纠结。因为没有波动,没有情绪变化,也就没有故事,情节上没有转折,这怎么办?一度我都觉得拍不下去了。可是从6月中旬开始,一路高涨的A股居然开始跌了,而且是一天比一天惨烈。原本大家都说是调整,会涨回来的,可是接下来的连日大跌,让所有人都哑口无言了。红红火火的牛市,居然就这样一去不返。


据统计,从6月中旬到7月9日半个多月的时间,中国的A股市场共蒸发了大约21万亿市值。那么,我的拍摄对象老李和小陈的情况怎样了?我和同事们立马扛着摄像机出发了。


股灾时的老李



股灾时的小陈



因为拍这部片子,我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股市的风云变幻。一夜暴富和一夜倾家荡产是并存的,考验着股民的心理承受能力。老李和小陈拥有截然不同的人生,而且反差极大,可是他们同样地,不停向我传达着一个思想:投资需要理性,赚钱不靠侥幸。而且,股票永远只是一种理财方式,远不是生活的全部


一场突如其来的股灾过后,股民们从狂欢恢复了理性,也亲眼见识到了这个市场的血腥。老李和小陈依然在股海里漂浮着,享受着股价上蹿下跳带来的刺激,也检验着自己对市场的认识和判断。



敬请观看 纪实频道 8月21日(今晚)20:00

《纪录片编辑室》播出《我为股票狂》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