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编辑室

DOCUCMENTARY

记录当代中国前进的轨迹和中国人的生活变迁

那些年一起笑过的上海滑稽戏双字辈

时间:2015-11-23   作者:   来源:   点击: 302 字号:T | T

  那些年一起笑过的双字辈上海滩响当当的滑稽名家一个个辞世,“双字辈”开始变得形单影只。双字辈的淡出,仿佛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你还记得,那些年一起笑过的双字辈吗?




双字辈的万人空巷时代


“满园春色关不住,洒向人间都是笑”,两幅巨大的双字辈创始人姚慕双、周柏春的照片至今仍挂在上海滑稽剧团的墙上。


在上世纪40年代初,这对滑稽舞台上的亲兄弟曾是红遍上海滩的名角。他们陆续收了不少学生。这批学生的艺名,男学生都有双,女学生则冠以复姓,因此他们被称为“双字辈”。




上海观众非常熟悉的 “双字辈”演员,吴双艺、王双庆、童双春、翁双杰和李青。他们两两搭档,在上海的舞台、荧屏上红极一时。现在仍像亲兄弟一般的童双春和李青,是英俊和诙谐的组合。吴双艺和王双庆,是沉稳和博学的组合。或是吴双艺和翁双杰,是儒雅和呆萌的组合。双字辈留下的笑声,是上世纪七八十时代上海人的珍贵记忆。


1979年第一次恢复《满园春色》的演出,在虹口解放剧场演出,买票的人排队堪比现在买房。大冬天的,有些人带着被子来排队。六角钱一张票,有的人卖掉一双新皮鞋去买黄牛票,就为了看一次双字辈的表演。




然而岁月变迁,两位双字辈师傅早在2004、2008年已经因病去世。随着两位师父的去世,他们的徒弟双字辈也陆续离去了,王双庆在2012年去世,翁双杰在2014年去世。另外常年生活在杭州的双字辈王双柏也在2014年离开了我们。


如今离开双字辈最鼎盛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上海滑稽戏也早就结束了万人空巷的时代。


相濡以沫的老搭档


83岁的童双春有帕金森症,在行动上有些不便,但每次出门参加正式活动,他都会一丝不苟地穿戴整齐。动作再缓慢,从领带到穿鞋上的小细节,都不会忽略。




住在他楼下的李青,84岁,但他尊称童双春为师兄。不但因为童双春入行比他早,也因为李青永远相个老小孩一般可爱。和师兄的性格截然不同,李青大大咧咧,就连领带也是最简单的套头款式。




2013年童双春的爱人去世后,他开始习惯一个人生活。工作忙碌的女儿除了帮爸爸请一位阿姨外,还专门为他养了一只小狗。平日,住在五楼的李青隔三岔五都会上六楼来串门,和师兄聊聊天,也看望一下独自居住的童双春。


李青和童双春是如今为数不多、仍健在的双字辈师兄弟,他们做了一辈子的搭档,也做了半辈子邻居,他们说,这样以后可以伴老,最后两人再埋在一起。




双字辈的平凡生活


双字辈演员放下了滑稽艺术,在生活中都是非常普通的老人。


离开舞台后,童双春的独生女儿童羚是他如今生活上的精神依靠,特别是爱人去世之后。童双春对于现在的生活很满足,但是想起陆续离开的亲人朋友,有时难免伤感落泪。


而对女儿童羚来讲,童双春并不是背负着滑稽艺术的老艺术家,而是从小养育她的爸爸,是她最亲的亲人。拍摄中迎来端午假期,她全程陪伴老爸出门去旅游。这天,看得出是拍摄童双春以来他最开心的时刻,这个时候,他没有双字辈这个名号,没有艺术家这个称呼,他是一个安享晚年的老人,就是一个依赖着孝顺女儿的幸福老头。




李青的身体状况也并不乐观,糖尿病、心脏病、泌尿科疾病、失眠等各种病症困扰着他。他和老爱人每天过着平静的日子。


李青有一个埋藏在心底多年的心愿。他带着孙子回了趟少年路的旧居。老南市区已经不复存在,曾经的街道拆的拆,搬的搬,但是李青在这里度过了学艺的少年、青年时期,还有双字辈最辉煌的中年时期。所以他执意要带上孙子来看一看。


李青在这里生活的时候曾经只是一个平凡的小伙子,邻居们见证了他从一个心怀梦想的少年,成为了真正的滑稽大师。孙子对爷爷的故事虽然也听说过,这天却是他第一次和爷爷一起身临其境地回到当年。


一路上,李青被老邻居们包围着,簇拥着,仿佛自己又回到了热闹的双字辈舞台。



这就是曾经上海滩上大红大紫的风云人物双字辈。


他们走过了受人尊敬的辉煌,现在面对的是生命的无常,是家庭生活的平静,就和每一个人都要面对的一生一样。


也许关于双字辈的记忆终究会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对他们怀有的尊敬,想记住他们的故事,其实更多地是对那个纯朴年代的怀念,是不想忘记自己曾经因为他们而开怀地大笑过。

《纪录片编辑室》《双字辈,笑声不老》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