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HISTORY

重现真实故事,讲究悬念和情节,打造历史题材纪录片新天地!

他们是战败后的日本战俘,却协助解放军建立空军

时间:2016-02-25   作者:   来源:   点击: 117 字号:T | T

1949101日,17架缴获自国民党的各式战机,从天安门上空飞过。当开国领袖们抬头仰望天空时,他们第一次意识到,中国共产党终于有了自己的空中力量




开国领袖们第一次检阅空军

 

接受检阅的23名飞行员,都出自同一个地方——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这所建立仅仅三年多的航校拥有一支技术精湛的教官队伍,他们的成员很多都是日军战俘


在日语中,有句俗语叫做“不受生擒之辱”。成为俘虏还不如选择死亡,这是当时日本的军规。然而东北老航校中的日本战俘却超越了这种思想,作为战败国的士兵协助战胜国建立军队。这些日本军人为何会为东北老航校的建立出谋划策?昔日兵戎相见的敌人,又是如何能够一夜之间变成了朝夕相处的师生?




东北老航校

 

请战俘当教官

 

1945年8月,苏联红军进入东北,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在苏联红军占据东北的形势下,中国共产党确定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派出了大批部队和技术人员挺进东北,并准备凭借关东军遗留的大量装备和苏联的帮助,在东北建立各军兵种学校,其中也包括建立一所航校。然而缺少飞行教员,几乎让办航校成了一句空话。就在此时,一支正在逃窜中的关东军飞行队引起了我军的关注。


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时,关东军第二航空团第四教练飞行队正驻扎在沈阳的奉集堡机场。因为不想向苏联投降,大队长林弥一郎带领部下300余人,遗弃机场和40多架飞机,向南逃跑,试图穿越朝鲜,返回日本。走了十多天后,他们在一个叫上汤的地方被包围了。追在身后的是苏联红军,挡在前面的是东北民主联军,是战是降,林弥一郎犹豫了。




林弥一郎

    

当时的林弥一郎清楚,如果选择战斗,他的部队将全军覆没,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但如果选择投降,苏联红军对待战俘不人道的传闻,让他很害怕。而对于东北民主联军,林弥一郎一无所知,就在他犹豫不决时,驻扎在上汤附近的,东北民主联军曾克林部21旅,派出代表前来劝降。


第二天,21旅派出一部分干部战士提前到达受降地点作了准备,在那里摆了一张6尺多长、3尺多宽的桌子。当林弥一郎带队来到指定地点,21旅的代表对林弥一郎说:请你们把飞行装具放在桌子上,武器放在地上,军官的指挥刀不愿交出来的可以不交,这是对你们的诚意作出让步。于是,日本航空队员一个接一个走到桌子前把飞行装具和武器交了出来,受降仪式就在这平静的气氛中结束了。


40多年后,林弥一郎在《我与中国》一书中回忆此事时感慨地说:


“以前,在新闻片中看到的有关缴械的描述和画面,都是在对方刺刀威逼下被迫交出武器,那场面难堪之极。但在这里,我们没有看见一个端着刺刀的八路军战士,我当时最强烈的感受是:第一,一言为定的事情,对方百分之百地守信用,这使我非常感动,我钦佩这个伟大的民族——中华民族。第二,尽量回避使用‘解除武器’这这个词,而用交出武器,为了不使我们感到难堪和悲哀,甚至为我们考虑了接受武器的方式。他们想得多么周到啊!”

 

一支手枪建立起的信任

    

林弥一郎这支飞行部队被俘获的消息,被连夜报告给了东北局和东北民主联军总部。此时的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正为缺少飞行教员,无法建立航校而发愁。收到报告后,林彪大喜过望。他指出,如果能将林弥一郎这支部队争取过来,将会对建立航校有巨大的帮助。


为了尽最大可能争取林弥一郎的部队,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东北局书记彭真,以及参谋长伍修权,一同接见了林弥一郎。双方见面后,彭真首先向林弥一郎介绍了关于在东北筹建航校的想法,然后提出,希望林弥一郎和他的部队留下来,帮助中国共产党建立航空事业





东北老航校


林弥一郎没有立即答应,而是提出要跟部下商量,他们要同意了以后才能答应。此外,他还提出几个条件,第一条就是,当教官的时候,不能被当成俘虏看待,学员要上飞机的时候,要先向教官敬礼


然而中国的学员过去都跟日本人打仗的,甚至有不少人,家里人就是死在日本人手上的。叫他们给日本人敬礼,谁也说不好。


然而要是没有了这一批教员,要办航校,不知还要拖到什么时候。思来想去,林彪说:“这些人一个也不能让他走”,他们提出的条件,也就都答应了。


所有条件都得到了满足,林弥一郎并没有立即同意,而是向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伍修权,提出了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的要求。


林弥一郎看着伍修权别着的一支勃朗宁手枪,问伍修权,“你说的是不是真话?是真话的话,能不能把这个送给我?”




伍修权

 

刚刚缴械就提出要手枪,在林弥一郎看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在场的中国人,也有些犯憷,万一日本人拿到了手枪,拼死顽抗,向在场的干部开枪怎么办。此时此刻,还是伍修权就是有魄力、有胆识,伍修权拿出手枪,直接交给了林弥一郎


面对中国方面的信任,林弥一郎激动得几乎流泪,此时此刻,他终于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共产党对他的信任。从伍修权赠枪的那一刻起,林弥一郎对共产党人的信任,对中国人的尊敬,也同样建立了起来


回到部队以后,林弥一郎向部下征求意见,是否愿意帮助中国共产党建立航校。出乎他的意料,除了一些没有技术的人要求离开之外,几乎所有的人都愿意留下来。


与此同时,大批滞留在中国东北的日籍地勤人员、医务人员和各类技术人员,也陆续加入老航校,日本人成为了建设老航校的一支重要力量




部分日本教官在老航校合影

 

1945年11月中旬,以林弥一郎部队为基础的东北民主联军航空队,在吉林通化成立了。林弥一郎被任命为航空队委员会委员。第二年的3月1日,东北民主联军建起了一所航空学校,林弥一郎又被任命为航空参议兼飞行主任教官。他所带的飞行队,后来成为了航校建设的主要力量。


1953年,中国决定让战后留用的日本人返回家乡,但日本政府不愿意接收这批人,最后还是通过两国的红十字会,才促成了他们的回国。老航校日籍教官中的灵魂人物林弥一郎也是这些回国的日本人中的一员。然而因为曾经为中共工作,他在日本倍受同胞歧视和质疑,最后只能以一份拆卸旧轮船的临时工作养活家人对于在中国的那段工作经历,他始终无怨无悔。




晚年的林弥一郎

 

1967年,林弥一郎亲自发起和组织了“航七会”,以纪念和延续老航校里,中日人员间那份珍贵的情谊。1996年,老航校建校五十周年之际,林弥一郎来到中国,他见到了多年前赠他手枪的伍修权,两个人在病榻前再次握紧了对方的双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