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HISTORY

重现真实故事,讲究悬念和情节,打造历史题材纪录片新天地!

【线索征集】行行重行行:寻找1937

时间:2015-04-23   作者:诸颖政   来源:真实传媒   点击: 54 字号:T | T

  从2014年6月底到8月初,我们在奔波于沪上各地。遗址、老兵、老照片,77年之后,我们循着这些线索,寻找1937,寻找那段被湮没良久的城市记忆。

  这样又那样的原因,1937年的这场淞沪会战,在主流记忆中,似乎已经减淡。八字桥、东江湾路1号、先施公司、大世界、江湾市政府大楼、罗店、大场、四行仓库、金山、南市,久居沪上的人,对这些地方或许都不陌生,但77年前那段风雨飘摇的家国记忆,已经褪色。我曾经数次经过东江湾路1号,却不知几十年前这里曾是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可屯兵2000人,号称“陆上巡洋舰”。重新揭开这一页,面对这场不同地域、不同派系同仇敌忾、共赴战场的战役,作为编导,我们自己也深受感动。


▲东江湾路1号 原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

  “八一三”就发生在上海,一些历史遗迹仍然留存,因此我们这次也加大了拍摄的力度,希望通过历史资料中的画面,找到相同角度,拍摄下现在仍然留存的那些史迹,带来现代与历史的穿越之感。外滩建筑、江湾市政府大楼的外观保存状况都相当不错。而原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四行仓库的外观都已改变:楼层加高、破墙开店,当年的血雨腥风,已经难以找到踪迹。这段历史,已经从这些建筑的记忆中被淡忘了。

▲海岚·里昂

  比起被遗忘的历史,被遗忘的人更多。这个帅哥叫海岚·里昂,是个名不见经传的美国人。机缘巧合之下,他成为了张学良的私人飞机师。西安事变之后,张学良被幽静在奉化溪口,赵四小姐带着张学良的幼子张闾林一起到上海避难,里昂作为保镖护送他们母子,由此走进了这段波澜壮阔的中国历史。淞沪会战期间,他作为美联社的特约记者,拍摄了大批照片。我们有幸找到拍下这批藏品的苏州的收藏家杨先生,揭开了这本尘封了半个世纪的私人相册,揭开了一个美国人对这场战役的真实记录。

  77年过去,当年这场战役的旁观者早已湮没在时空中,而当年参加过淞沪会战的老兵,如今或者身故,或者也已经是九十几岁、一百来岁的老人。这些为国为家身先士卒的老兵们已经不能再为自己说些什么。数年以前,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曾抢救性地做过大批淞沪老兵的口述访谈,我们有幸得到他们的帮助,能够聆听那些抗战老兵的声音。只是我们仍然来得太晚,从这些抗战老兵更早期的采访中,我们甚至可以看到老人的每况愈下。




▲杨养正 时任88师第524团2营1连1排少尉排长

  老兵杨养正,是当年四行仓库保卫战的亲历者,如今已经去世。镜头前的老人已双目失明,记忆却不曾褪色。1937年10月,沪上战事正酣。22岁的杨养正原本是湖北保安团的团员,因淞沪前线士兵伤亡惨重,兵员吃紧,他作为补充兵员,从湖北老家开赴上海。他在采访中谈及家中情况:“我的家里儿子就我一个,还有两个姐姐,父母都在。”上了前线,他反复说:“那是跟他拼了,那是非拼不可的。”


▲年轻时的陈怀礼


  作为这次片中另一位主述人的老兵陈怀礼如今依然健在。当年26岁的陈怀礼还是国民党税警总团政训处的一名少尉军官。全团干部中,他年纪最小,级别也最低。政训处的工作一开始并不上前线直接与敌人对峙,更多的从事搜集情报的工作,也因为如此,整个淞沪会战各处的情况,他都非常了解。采访拍摄时,老人记忆仍然清晰,能清楚背出战友写下的绝命诗句:“埋骨何须桑梓地,人间到处有青山。”淞沪战后,他向上级申请,不再从事政训处的工作,他要拿枪上战场。

  有两位老兵都提到了当时中日双方武器装备的巨大差距。陈怀礼老人说:“我们的武器差天远,装备最好就是我们税警团,赶他的武器都差……我们的步枪汉阳造,差得很,另一个就是中正式,仿的德国79毛瑟枪,税警团就是德国的79毛瑟枪,大概不到200发子弹。” 参加了罗店一战的原第74军57师171旅342团事务长阮伯英老人也说:“我们是国民党最好的部队了,只有轻重机枪、手榴弹。那个时候枪榴弹、冲锋枪、卡宾枪这些听都没听说过。根本就没有冲锋枪,沈阳造的那个冲锋枪,难看得很,发给我我没要,拿出去丢人。” 但篇幅所限,我们在片中说得并不多,甚为遗憾。



▲阮伯英 时任第74军57师171旅342团事务长

  相比老兵们说的,能够放在片中的部分是在稀少,难免挂一漏万。还有更多的老兵没有等到有机会诉说的这一天。我们无法了解他们的经历,但麦克阿瑟《老兵不死》的演讲放在这里,或许也不为过:“从湿淋淋的黄昏到细雨蒙蒙的黎明,在透湿的背包的重负下疲惫不堪地行军,沉重的脚踝深深地踏在炮弹轰震过的泥泞路上,与敌人进行你死我活的战斗。他们嘴唇发青,浑身污泥,在风雨中战抖着,从家里被赶到敌人面前,许多人还被赶到上帝的审判席上。我不了解他们生得高贵,可我知道他们死得光荣。他们从不犹豫,毫无怨恨,满怀信心,嘴边叨念着继续战斗,直到看到胜利的希望才合上双眼。这一切都是为了它们:责任、荣誉、国家。当我们瞒珊在寻找光明与真理的道路上时,他们一直在流血、挥汗、洒泪。”



▲日军随军记者拍摄的大场之战胶片

  遗址、老兵、老照片,我们在2014年的盛夏寻找着77年前的点点滴滴。行行重行行,我们在寻找1937的路上走了又走,道路阻且长,一路走来,难免碰到举步维艰、碰到脚步踟蹰、碰到天涯孤独内心愁苦的时候。唯有与君共勉。

  时值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档案》将重新书写淞沪会战的历史,我们不敢说能比旧有的版本革新多少,只是这份赤子之心,希望告慰那些曾经默默无闻慷慨赴死的热血男儿们,千言万语不过一句话:祖国和人民没有忘记你们。


如果您亲历过那场战争;
如果您收藏过相关的档案;
如果您有任何线索;
请联系我们,
相信我们,
那些故去的记忆,
值得被想起,
应该被铭记。


联系方式
致信:上海市静安区威海路298号纪实频道《档案》栏目 收
邮件:historyld@163.com
微博:私信@档案DC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