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行》导演刘玮、冯颖杰:重重山峦不再是阻隔,而是希望。

时间:2017-03-23   作者:   来源:真实传媒   点击: 21 字号:T | T

3月21日-24日 21:00-22:00
纪实频道 播出
《遵义行》
敬请收看

【编导手记】

《总有一抹亮色直射眼底,温暖人的心田》
文:刘玮(《遵义行》第二集导演)



对电视台的编导来说,出差拍片是常有的事,然而我出差去的次数最多的,待的时间也最久的地方,就属遵义了。

摄制组与中国最后一位袍哥罗明先 导演刘玮(左二)


遵义三个区十二个县市差不多跑了个遍,海龙屯都上去过两回,还在考古队的营地住了一晚。时值夏天,蚊虫那个多啊!没办法,我就开灯睡,居然也能睡着。半夜,考古队养的公鸡打鸣了,一看表,才两点来钟,忒早了吧?

其实在海龙屯最不方便的是上厕所,所谓的厕所是菜地边搭的一个小棚子。安静地一边听着虫鸣,一边思索人生,倒别有一番况味。



摄制组拍摄的海龙屯考古队的同志们


所以我们很是佩服考古队的同志们,尤其是李飞队长,在那样的条件下,不仅工作业绩了得,一头长发也拾掇得很是飘逸,真是不容易啊。

我们在拍片的时候,考古队正请了个木匠造一间厕所,估计今年这会已经可以用了。

后来有一次为了拍日出,我们在赤水的望云峰也住了一晚。虫子也很多,个头都还挺大,砰砰地一直撞灯泡,有些掉在脚边,一看,小时候见过,一直不知道名字,后来查了查,原来叫蝼蛄,遵义当地管那叫土狗子。

我和遵义台的戴诗义老师都睡不着,就搬俩凳子到走廊坐着聊天,顺便夜观天象。山上风大得很,不时有闪电在远远的山峦间游荡,我们就知道第二天早上的日出拍摄有点玄。后来果然没出太阳,但云海还是有的,很壮观,航拍效果很好。



摄制组拍下的云海


说起航拍,真是一言难尽。我们曾经做过最危险的一件事,就是拍三桌酒席,用飞机擦着人的头顶飞过去。真是无知者无畏,当时没觉得有啥,后来想想,怕得不得了。加上摔了好几次,于是越飞胆子越小。

导演刘玮操作航拍器

有一次我们在高速公路旁边拍雪景,飞机倒退着拍摄,一没注意挂着山顶上大树的树枝掉了下去。上山的路很陡,都是大石头,又有雪,滑得很,侧面就是悬崖,我心里想,这里也太危险了吧。

但是戴老师听说娄山关拍的雪景也在飞机的储存卡里面,很着急,第一个带头就往山上爬,衣服都刮破了。

实在是爬不上去了,就决定先暂时回到城里,第二天请了两位农民工兄弟帮我们上山找,后来总算找到了。飞机送到我手里的那刻,心里感动极了。

摄制组在娄山关拍下的雪景


因为人手少,设备又重,所以我们到某地拍片时,有时会请当地人帮我们扛设备。

在习水县的土城,有一位农民工兄弟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秃顶,个子不高,人很壮实,扛的份量一个顶俩。他还特别用心,会主动帮我们摄像师打打下手、支支三脚架啥的。

第二次我们再到土城时,我们跟接待方说,想指定他再来帮我们。但是接待方说,不久前,他和家人朋友告别,说是去采岩蜜,已经失联一个多月了。

当地人说,在悬崖峭壁上采集岩蜂蜜是极度危险的一个活计,稍有不慎,就掉了下去。再说了,茫茫大山深处,是没法跟外界联系的,人掉哪里找都找不到。我们听后唏嘘不已,一个鲜活的生命可能说没就没了,让人不禁感叹人生的脆弱与无常。


摄影组工作照


《遵义行》的片子我们前前后后拍了一年多,一年的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情,足够让我们能制作一个业界良心大片,也足够让我见到新生的宝宝,为人父而感叹上天的馈赠。

或许生活始终会一成不变,但不经意间,总有一抹亮色直射眼底,温暖人的心田。




【编导手记】

《重重山峦不再是阻隔,而是希望》

文:冯颖杰(《遵义行》第三集导演)



2015年6月我接文手遵义这个片子,从策划到完成后期,一年零三个月,感觉跟生了个小孩差不多,如释重负又牵肠挂肚。



摄制组合影 导演冯颖杰(左三) 导演刘玮(左一)


其实7月份第一次为期三周的集中拍摄我压力很大,身体不适应和行程的紧张使我每天都睡不好。所以拍摄现场脑子里除了这个对象能不能拍,拍什么,不好怎么办等一连串自问自答再夹杂几句自我安慰以外,很多细节基本上都想不起来了。



摄制组工作照


倒是在后期剪辑看素材的时候,和摄影师的沟通的话语让我在剪辑机房笑起来:
“为什么这云走得这么慢?”
“云过来了把太阳遮了,花海就不好看了。”
“这个角度花海还不够密,我们再找个地方拍吧。”
类似我各种作的话,只有在平静下来后才能体会到当时的心情。但是现在想来,等一片云,一场雨,一道光,不是跟侯孝贤在做一样的事嘛,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情上,美好得很奢侈。



摄制组拍摄的花海


拍摄分两组,每人一条线路,内容一般不重复。但是关于傩戏,两组人分别在道真和务川都拍了,因为傩文化发源于此,我负责在务川拍夜戏。


架起两米高的柴,点火,火苗呼地一下窜到半空,黑漆漆的四周隐约可见了,随即,傩戏传承人带领他的班子,穿上长褂,带上各款面具,开始围着火堆唱起来跳起来,祈福。





傩戏


我问过他们为啥面具都这么吓人,不像菩萨那样慈眉善目,他们说惩恶驱邪就是要吓退对方。

好吧,看着面具,听着像唢呐一样的不知名字的乐器里时不时响出一声刺心的啸叫,真是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呐。

祈福结束,班头叫我们过去,掰下供桌上的鸡腿就分给我们吃,说你们在外面跑的,吃祈福过的鸡腿是好的。我们也饿了,大口塞进嘴里,再吞一口他们带来的自酿供酒,好酒,一分钟就上头啊!



傩戏面具


我们的总导演是位高人,他说过理解了傩戏就能理解那里的人,那里的文化。那么傩戏到底意味着什么,研究的意义在哪里?

在北京胡同里采访戏剧理论家周华斌教授,我听到了这样的解释。

傩戏对于今天人的意义在于,它告诉你,苍茫时空,我们就是这样走过来的。一句话说得我浑鸡皮疙瘩。人就是这样,有些东西点到你心里,就不会忘记。


导演冯颖杰采访专家


隔年四月份再次拍摄,天气没有七八月份那么明朗,一直雾气绵绵。我和刘玮一起去了余庆,当地电视台的一个主任和一个姑娘接待我们,至今我对他们印象很好。

白天拍摄的时候,姑娘给我们布置作业,说中午休息时她要架摄像机采访我们,然后做成新闻在电视台播出,这弄得我很发愁,不知道说什么好,没有被采访经验啊。刘玮倒是一贯的一脸平静,但我估计他内心也好不到哪里去。

中午刘玮先接受采访,我边听他说边绝望,怎么跟我想说的一样样的,“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为了跟刘玮说得不重复,我在山顶吹了十分钟风,然后对着镜头说:贵州遵义的余庆能保有这样一片净土,我们从外面来的人都觉得十分珍惜。


导演刘玮和冯颖杰


几十年来,这里的人想得最多的是如何走出大山,可能后二十年会变成怎样回家乡发展……我低头说完后抬起头发现姑娘表情有些激动,边说谢谢边拍起了手。

后来我才知道,姑娘在贵阳读了大学,但还是选择回余庆工作,她一直跟我说余庆的一种豆腐汤包多好吃,贵阳的一点儿都不正宗,辣椒也比城里的辣等等诸如此类力挺家乡的话,所以我说的话可能也点到她心里去了,以至于晚饭时候她一直我边上忙乎。

她有理由相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贵州的交通现在四通八达,国道省道,到处在修路架桥,原来绕一天的路现在几个小时高速就到了,这就是奔头。


摄制组拍摄的娄山


写一篇稿子,开头和结尾最难,在我那集稿子的结尾,我写:重重山峦不再是阻隔,而是希望。这是我对大山和对姑娘这样恋家人的祝福。



本片由爱奇艺独家同步播出


纪录片《遵义行》


总策划:胡劲军 郑欣
策划:姚海 王建军 刘强 周玉新
统筹:周俊南 余娅 陆磊 杨晓明 王克耀
总编导:李涛
创作总监:王光建
编导: 董洁心 刘玮 冯颖杰
总撰稿:李涛

摄影:朱骞 张小米 毛皓宇 常无忌 
   黄日华 刘振行 徐光耀
灯光:孙鹭 安琪宏 黄善祥
录音:李静 吴人豪 周圣乐
航摄:王锋 郑佳音 贾鑫 刘玮
摄制统筹:王锋 张伟强

剪辑:杨大伟
剪辑助理:翟琴
技术支持:施栋
包装设计:毛翘楚 顾笛
三维制作:钱逸飞 张林 陆雨
校色:毛斯其
字幕合成:杨亦文
音乐编辑:陈百舟 薛祎敏 邹宇昂 毛威
音乐提供:罗钢
编导助理:封迎霞 徐冰玉
后期统筹:冯育 杨大伟 杨汝超 王颖

解说: 赵铭
宣传片解说:夏磊
片名书法:何高潮

协调联络:吴安敏 毕明 戴诗义 贺荣 
      董玲俐 韦芳明 宋佳琳
推广统筹:王颖 刘丽婷 张珂玮 董洁心
      冯颖杰 毛薛红 张艳芬 陈琳

制片人:刘丽婷 王文煜
总制片人:李涛

监 制:干超 林黛君
总监制:陈雨人

出品人:王建军 姚海 王启宏

3月21日-24日 21:00-22:00

纪实频道 播出

《遵义行》

敬请收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