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萨尔的英雄草原》| 纪录片是一场马拉松

时间:2018-12-29   作者:   来源:真实传媒 字号:T | T

2018年的最后三天,上海纪实频道将为大家倾情奉上一部纪录大片:


《格萨尔的英雄草原》


《格萨尔的英雄草原》宣传片


这部全面展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史诗《格萨尔王传》的纪录片将于12月29日至31日三天连播,成为纪实频道今年的收官之作。

《格萨尔的英雄草原》从前期策划,到拍摄,再到后期制作,两年多的时间一点点用心打磨,总导演、总撰稿李涛回忆起其中的点点滴滴,感触良多。

纪录片是一场马拉松

文 | 李涛




年轻时迷文学,每月头上,去邮局买杂志,《诗刊》《人民文学》《萌芽》,有一次大雪飞扬,在还散发着油墨气味的书页上看到一句话:你要对得起冰天雪地里在阅报栏前面读你文章的人。三十多年了,还没忘记。


误入职业纪录片这一行,整十年。用十年的时间学一门手艺,不是个好故事。但是,要对得起电视机前为你的节目花掉自己时间的人,不时会想起。


这部片子,不能辜负的还不只这个,比如,你对得起格萨尔吗?


导演组的几位同事都是女性,她们的微信群名“格萨尔的女人们”,我当然无法以身相许格萨尔王,只能逡巡于群外,摇旗呐喊。



李涛和分集导演们讨论初剪版


从最初的战战兢兢,到今天的自信,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翻出当时写下的片言只语,仿佛又回到了与格萨尔史诗的初见时光。


下个阶段主要解决这样几个问题:


把格萨尔史诗、格萨尔其人讲清楚,各集都承担这个使命,是贯穿的,只是各有侧重。这其中包括史诗本身的展示、与藏族文化的关系、与现实的关系、中外传播等等。


要有结构意识,无结构,谈不上大片。每集都要有核心线索,否则或连篇累牍,或东一下西一下,观众看不下去的。



导演组与青海专家们讨论文稿


三集,恰好是个奏鸣曲式:呈示部、展开部、再现部,要从这样的立场来把握整体内容、结构、风格。


第一集,格萨尔的人物形象尚未立起来,要让人看了,有个符号化的记忆,如罗宾汉,即使不了解太多的人,至少知道是个绿林好汉;史诗的价值还需要揭示,体现出它的价值与高度;不要担心内容上和其他集交叉,要把最精彩的东西放进去;开头还要动脑筋,要直接、生动、有气势。



拍摄格萨尔史诗说唱


第二集,有趣的东西不少,但重点不够突出,其实如果把好东西抓住了,也不要那么多事儿;现在背景性的、知识性的东西穿插还不够,要考虑未来访谈放进去后的感觉,这样的片子,各集风格的一致性非常重要。


第三集,还比较单薄。格萨尔是活态史诗,这本身就是件令人激动的事情,如何展示、挖掘,将会是这一集的价值所在;史诗文本(本体)的贯穿性是每一集都要考虑的问题,这里也不例外;此外还要带出格萨尔在世界范围的传播、藏文化对人类文明的贡献等信息。


……




珍贵的《格萨尔王传》抄本


《格萨尔的英雄草原》的确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如果说,前期高海拔地区的拍摄,对年轻的团队来讲更多的是身体挑战的话,那么后期简直是心灵的磨难。


三集片子的内容涉及了藏民族、宗教、历史等问题,极其敏感,弄清楚史诗的内容与脉络,已经耗费了几倍于一般选题的精力,而找到合适的、相匹配的表达就更难。


从文稿到剪辑、到配乐,无数次的推敲斟酌与推倒重来。大家这样坚持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对得起“第一部关于格萨尔史诗的大型纪录片”这个称号,“不负如来不负卿”。



冰天雪地里的摄制组



初秋的青海湖畔


我们这个时代的纪录片,正呈现着一个五花八门的场面,媒体有媒体的诉求,公司有公司的难处,但毋庸讳言,文化自觉、审美自觉还在遥远的地方。


格萨尔无疑是个重量级题材,但创作上却要举重若轻,视觉奇观不等同于文化视野宽阔。老祖宗讲大音希声、五色令人目盲,足以令我们警醒。


《格萨尔的英雄草原》并没有什么宏愿和野心,我们不过是想,怎么能和自己从前做的东西不太一样,而不是如何交差。同时我们也清楚,一部片子只能解决一个问题,诉求太多,这弄点那弄点,结果会很糟糕。


“你走着 一路采摘着那些花朵

又随意播撒着它们的种籽

你不知道什么是寂寞

你只要歌唱 你只要挥挥手

漫天的星斗 耀眼的雪峰

嫩得像少女面庞的草原

还有野马群

便轻易向你臣服”


这是片子中,我为那些传唱格萨尔的游吟诗人们写下的一段话,我们多么希望格萨尔王能够赐予我们这样的神奇笔力,遗憾的是,我们只是做片子的凡人。


片子有片子的运命,无论如何,你要感恩那些帮助你达成心愿的人,如同马拉松跑者要记住啦啦队,记住递给你水和毛巾的人一样。即使天气很糟糕、路面有瑕疵,享受吧,没有功夫抱怨、叹息。


谢谢我们的创作总监康健宁,以他深厚的功力与罕有的睿智给了我们至关重要的点拨,并亲自剪辑了那么棒的片头。


谢谢高尔基,他年轻时候的作品《伊则吉尔老婆子》,巴金先生译的,真好:


“这是好几千年前的事了。在海的那一边,很远的,很远的,太阳出来的地方,有一个大河的国家,在那个国家里太阳可热得厉害,那儿的每一张树叶、每一片草叶都投射出够给一个人遮蔽日光的影子。”


那时,我暗自思忖,电视上格萨尔的故事,就该这样讲述。


谢谢鲍罗丁,那段时间我听得最多的一个曲子,是《在中亚细亚草原上》。

 




《格萨尔的英雄草原》

 12月29日-31日 20:30 

上海纪实频道

爱奇艺

同步播出  敬请期待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