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丝绸之路》手记:这里的鲨鱼也信佛

时间:2016-01-27   作者:   来源:真实传媒   点击: 49 字号:T | T

  就在中国实行改革开放的1978年,斯里兰卡爆发了内战。这一打就是30年,直到2009年猛虎组织的头目被击毙。

  这30年,中国经济步入飞速发展的阶段,而对于斯里兰卡,则是“失去的30年”。不过,斯里兰卡依然如天堂般美丽,战火丝毫无损于这里的美好。天很蓝,水很清,红茶很浓,蓝宝石很耀眼,芒果很甜,椰子汁很清洌。在兰卡人脸上,我们见不到沮丧和愤怒,或是战争留下的伤痛,有的只是平和与亲切。当地人无论男女老少,见到外国游客,都会主动微笑着打招呼,孩子们更是会大大方方挥着手,用英语问候一声:“Hello!How are you?”

        当地华侨将兰卡人的善良友好部分归因于对佛教的信仰。

斯里兰卡的佛寺


         公元前三世纪,印度阿育王派遣其子摩哂陀(又译玛亨德)将佛教传入斯里兰卡。有意思的是,其后的几百年,佛教在发源地印度日渐衰落,而斯里兰卡却成为南传佛教的中心。今天,占全国人口70%的僧伽罗人几乎全部是佛教徒。上至总统议员、下至平民百姓,都必须向僧人如法礼拜。或双手合十,或双膝跪倒,五体投地。僧人则受之泰然,无需还礼。信仰让人们对一切都有一份敬畏。在兰卡大大小小的寺庙,摄制组看到,前来礼佛的善男信女,无一例外地都手捧一束莲花,虔诚地为佛祖奉上芬芳如许。



手捧莲花的信众


        而中斯两国之间佛教的交流更是源远流长。一说到“西天取经”,中国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玄奘。其实早在玄奘之前两百多年,就已经有人完成了一次取经大业,这就是在斯里兰卡家喻户晓的东晋高僧法显。

        法显于公元409年从长安出发,经印度前往时称狮子国的斯里兰卡,入住阿努拉德普勒城的佛教圣地无畏山寺两年,抄取《弥沙塞律》、《长阿含》、《杂阿含》及《杂藏》等梵本。此次调研,我们就有幸拜访了无畏山寺方丈,聆听这位在中国留学多年的长老用汉语为我们介绍佛教在斯里兰卡传播的情况以及法显在此留学的故事。


无畏山寺及现任方丈


         在今天的无畏山寺,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石质饭槽,形似水渠,可供5000僧人同时用餐,被世界考古学界公认为“人类最大的饭碗”。这里还有一个可供五、六百僧人同时沐浴的世界上最古老的连体浴池。此寺当年的盛况由此可见一斑。


“世界最大饭碗”


可供六百人同时沐浴的浴池


        而斯里兰卡这片难得的佛国净地,也曾为不少华人提供了安身立命之处,从善如流的兰卡人并未用排斥和歧视来为难在此扎根的华人。在科伦坡,摄制组就遇到了一位中斯混血儿Chang See Swang先生。

       上世纪40年代,Chang See Swang先生的父亲为了逃避兵役和战乱,一路从老家山东南逃至东南亚,最后辗转定居在斯里兰卡,娶了当地女子为妻,生儿育女。如今,Chang See Swang先生经营着父亲留下来的家族企业,这是斯里兰卡第一家专门捕捞和出口观赏鱼的贸易公司。Chang See Swang先生已经不会说中文,不过近年来,随着中斯贸易往来的频繁,他的家族生意做到了广州,这才使得他终于有了和另一个祖国亲近的机会。
我们打趣地问他,捕鱼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遇到鲨鱼?Chang See Swang先生也挺幽默,他说:“不太会遇到鲨鱼,我想,大概是因为这里的鲨鱼也信佛吧!”虽说是句玩笑话,却道出了斯里兰卡人崇佛向善的特质。


Chang See Swang先生公司的渔船


        如今,在中国的帮助下,斯里兰卡拥有了第一条高速公路和现代化的港口、机场。祝福这个在战火中崛起的国家,渡尽劫波,涅槃重生。


摄制组与当地孩子合影


图为摄制组调研中国援建的斯里兰卡港口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