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100》编导董洁心

时间:2015-04-23   作者:真实传媒   来源:董洁心 字号:T | T

  这个系列从2013年春天就开始策划,经过漫长的时间,在一次次反复的讨论、争辩中才出现了它的轮廓。总导演李涛老师在2013年8月25日的一份策划书中这样概括《上海100》,“我们的纪录片将着力解答何为“上海精神”?我们要追寻上海人的梦想,阅读城市的神秘角落,纪录变化中的生活方式与人际关系,通过鲜活的,有意味、有质感的人物故事来呈现上海的城市生命、精神与气质”。


工作照

  可是直到准备着手拍摄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如何通过一个每集6分钟的片子去解答何为“上海精神”?曾经,一位电视界的老前辈问我:“你想通过你的片子表达什么?”我被问得哑口无言。一万个人心目中的城市有一万种面目,我想我没有能力,更没有资格来给出一个关于上海的标准答案。

  然而这所有的困惑,在真正开始拍摄的时候,却突然消散了。有时我甚至觉得,不是我决定要拍些什么,而是那些拍摄对象自己走到了我的面前。他们一个个鲜活地出现在了镜头前,每个人有着每个人快乐和悲哀,每个人有着每个人的期待和梦想。

  我知道了有一群老技师在为海鸥双反相机仅剩的一条装配流水线工作,也目睹了这条流水线的终结。

  我认识了住在河滨大楼的美国人何明凯,他在中国生活了30年,喜欢老房子,爱唱《东方红》。

  我和80多岁的钱祥卿成为了忘年交,他一辈子热爱跳舞,如今梦想把社交舞推广进大学。

  甚至每天回家路过的老麦杂货铺,也成了我的拍摄对象。我跟着店主老麦穿行于上海的大街小巷,一个湖北人告诉我一个浙江人,什么是上海。

  在每天的新鲜和忙碌中,我一度忘了曾经纠结的问题:何为“上海精神”?直到有一天深夜,我写完一段解说词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这一茬。那是《老麦杂货铺》中的一句话:
“堆放着旧物的空间,往往给人一种微妙的感觉。城市中不同角落的旧物们,经由不同的路径抵达于此,转瞬又各奔东西。在此仿佛汇聚了这个城市许多微小的,被时光浸泡过的片段。”

  我想,也许我们的工作,就像堆放旧物的杂货铺一样,搜集这个城市各个角落微小的片段,留待不同的人,品出不同的味道。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