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100》编导周卓昊:在别人的故事里表达自己

时间:2015-04-23   作者:真实传媒   来源:周卓昊   点击: 105 字号:T | T

  纪录片应该是客观的,而表达本身又是主观的,这好像是一个悖论。

  在《上海100》选题阶段,就会不自觉地去界定选题的范围。其实,选题本身就是偏向于个人趣味的。

  比如自己多年嗜咖啡的习惯,于是便有了我的第一个选题《等一杯咖啡》。德大咖啡馆,多年前就曾因为拍摄有过接触。对于每天去喝咖啡的中年人群也有所了解。在德大,喝咖啡并非许多文艺作品中的阳春白雪。现在的咖啡客多因为受到父辈的影响,习惯了咖啡的香气。德大是他们社交的根据地,点上10元一杯的咖啡,就着大饼,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是每天的开始。我觉得这群人,最能够代表上海这座城市和咖啡的关系。


《等一杯咖啡》

  《未完待续》是在节目制作阶段偶然闯进来的选题。服务了半个世纪的东昌电影院,承载了许多青春回忆的地方,就要改建他用。于是一群艺术家在拆迁前,办起了艺术展。这座金融城市里,也有艺术表达的天空。


《未完待续》

  我们在拍摄东昌电影院时,偶然遇见了艺术家马良,得知他正在制作木偶戏,送给自己的父亲,于是又有了之后的《做个木偶送给爸爸》。更是荣幸的是,拍摄过程中,马良的父亲马科,荣获了白玉兰特殊贡献奖,双重的礼物。



《做个木偶送给爸爸》

  《思南住客》是完成地颇为艰难的选题,第一季就定下做这个选题,直到第二季才交片。前前后后去看了了许多次,也拍了许多次。思南路上的故事,似乎就是整个中国近代史,太多想要说的东西,最终的表达都要拘泥于6分钟的篇幅。我当时正给即将出世的孩子起名,于是就和思南路扯上了关系,也算是种缘分。


《思南住客》

  张国樑是八十年代赴日潮中的一员。在国内时他就喜欢组装无线电,更是成就了他后来从日本运了24次音响设备回国,成为了最早一批的发烧友。如今他又是音响发烧杂志的主编。《追声音的人》是想通过他和“声音”的奇妙缘分,表达声音不仅是共振产生的声波,更是内心的感动而发生的共鸣。


《追声音的人》

  就像遇见的所有这些选题一样,不管巧合还是必然,都是来自内心的共振。这是在感动驱使下的选择。我们是通过对城市里各种故事的纪录,来表达自己对上海的热爱。


返回